今天是: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欢迎您光临海南文明网!
您当前的位置 : 南海网  >  海南文明网  >  文明快讯
孤岛奋战23年|吹响琼崖解放战争的反攻号角
南海网 http://www.hinews.cn  时间:2017-09-12 09:50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郭畅 杜颖 见习记者唐咪咪

  位于琼中什运乡便文村的琼崖纵队首次代表大会会址。本报记者陈元才摄

  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暨琼崖纵队成立90周年特别报道

  1947年中共琼崖第五次代表大会、琼崖纵队首次代表大会相继召开

  吹响琼崖解放战争的反攻号角

  -海南日报记者郭畅 杜颖

  见习记者唐咪咪

  今天上午,记者驱车行驶在海榆中线上,满眼皆是绿意。途经多个黎村苗寨,民居墙壁上勾勒着一幅幅反映少数民族同胞生产生活的图景,岁月在这里静静流淌。

  而今天的采访,需要将时间的指针拨回70年前。

  1947年,琼崖与全国的革命形势一样,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阶段。在粉碎了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和蔡劲军的保安部队的“清剿”计划之后,琼崖出现了自卫反击战争的大好形势。

  在这一关键时刻,琼崖要总结好琼崖自卫反击战争以来的经验,提高我党政军的领导水平和作战能力,进一步贯彻党中央关于建设五指山革命根据地的指示,动员全党、全军、全体人民,打倒美蒋,争取解放全琼崖。

  经中共中央批准,1947年5月9日至26日,中共琼崖第五次代表大会在白沙第二区红毛乡召开。这次会议为夺取琼崖革命胜利指明了方向。

  同年10月,琼崖独立纵队各支队和中队的60余名代表也从四面八方赶来,沿着鹦哥岭密林中的小路前行,他们要赶往白沙红毛乡便文村(今属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什运乡便文村),参加琼崖独立纵队首次代表大会。

  在这个安静的小山村里,发生了影响琼崖革命形势的重大历史事件,吹响了琼崖革命斗争从自卫转向反攻的号角。

  克服万难为会议召开做准备

  “便文村当年是人迹罕至的地方。深山丛林密布,方圆几十里有4个黎族村庄,上山的路只有两条。”琼中党史县志办公室退休干部谢晋颀告诉记者,在战乱频仍的年代,大山中安静的环境,为琼崖纵队首次代表大会顺利召开提供了保障。

  1947年1月,中共琼崖特委和琼崖独立纵队领导机关率领警卫营重返白沙,进入白沙红毛乡。当时,琼崖特委正酝酿着一篇大文章——指挥部队进入五指山区开展工作,开辟以白沙、保亭、乐东为中心的五指山革命根据地,作为坚持琼岛斗争的巩固后方和战略基地。

  “早在抗日战争时期,琼崖特委就建立了白沙抗日根据地,后来虽遭国民党第四十六军破坏,但白沙县民主政府及两个地方武装中队、区常备队就地坚持斗争,1946年7月,还成立了中共白沙县工委。”谢晋颀说,据此,琼崖特委决定开辟“白、保、乐”根据地,首先扩大与巩固白沙根据地,然后向保亭、乐东两县挺进。

  如今已进入耄耋之年的便文村村民吉家元回忆道,“在这棵大榕树下,我曾看见一个很瘦的男人,他常常在树下看书,就在山坡下的小溪边打水、煮饭,晚上睡在自己搭建的茅草房里。当时只觉得这个人不平常,后来才知道,他就是冯白驹。”

  “当时,为了迎接琼崖独立纵队的到来,便文村、伯保村、冲公保村三个村组织村民在便文村盖茅草房,用1个月左右时间盖起40多间,还在旁边的开阔地用茅草盖起一个100多平方米的大礼堂。”吉家元说,当时,他经常帮大人割草、编茅草,看着座座茅草房盖起来,隐约觉得有大事要发生了。

  “从1930年中共琼崖第四次代表大会到1947年,整整17年的时间,有诸多因素影响中共琼崖第五次代表大会召开。”琼中党史县志办公室主任张东安说,一方面,国民党顽军大规模“围剿”琼崖红军和根据地,日军相继大举入侵琼崖。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当局集中优势兵力发动全面内战,战争环境十分险恶。另一方面,中共琼崖特委与上级党组织联系不正常,尤其是与中共中央两度失去电台联络共10年之久,无法及时得到中共中央及上级党组织关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指示和对琼崖斗争的具体指导。

  琼崖斗争史上划时代的大会

  在全国解放战争即将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和琼崖自卫战争转入反攻取得胜利的前夜,一次系统地总结琼崖革命基本经验的中共琼崖第五次代表大会召开了。

  张东安说:“出席这次大会的正式代表有24人,代表全琼5000多名党员。琼崖党政军领导机关负责干部和各县委、各支队的主要领导人列席了会议。”

  大会的中心议题集中为三项:一是总结自卫战争以来的工作及经验教训;二是确定今后琼崖党组织的中心工作任务;三是选举产生中共琼崖区委员会。

  正如冯白驹在开幕词中所说:“这次会议是琼崖斗争史上划时代的大会。”中共琼崖第五次代表大会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和琼崖的具体情况,作出关于建设解放区的军事、政治、经济、土改、民运、党务和巩固发展五指山革命根据地以及召开琼崖独立纵队首次代表大会的决议。

  “中共琼崖第五次代表大会的召开,标志着琼崖党组织经过长期的艰苦斗争,已经锻炼得更加坚强、更加成熟和更加团结。”张东安说,会议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将“中共琼崖特别委员会”改称“中共琼崖区委员会”。

  同时,大会通过无记名选举方式,选举了冯白驹、李明、庄田、黄康等13人为中共琼崖区委员会委员;经中共中央批准,由冯白驹、李明、庄田、黄康、何浚为常委;冯白驹为书记,李明、黄康为副书记。

  “代表大会的召开,标志着琼崖党组织经过长期的艰苦斗争,已锻炼得更加坚强、成熟和团结,形成了以冯白驹同志为首的领导核心。”省委党史研究室科研宣教处负责人颜书明说,“它为五指山革命根据地的建设和巩固,为党在政治、思想和组织上的建设打下良好基础,也为粉碎敌人新的‘清剿’阴谋,改变敌我力量对比,进而转入战略进攻,起着动员和推动作用。”

  琼崖革命武装又向正规化迈了一大步

  进入便文村,沿步道而行,可见一株大榕树,树上挂着一个牌子:琼崖纵队首次代表大会遗址。

  1947年10月20日,琼崖纵队首次代表大会正是在便文村的几棵榕树下召开的。

  在此之前,冯白驹就已在便文村住了4个多月。吉家元回忆说,榕树的斜对面曾是一块空地,现在盖成了琼崖纵队首次代表大会纪念馆。

  吉家元又指着村中的一座小礼堂说:“当年,那里还是一间茅草房,冯白驹经常和琼崖纵队其他领导在此商讨政事,关于琼纵大会的筹划也是在那里完成的。”

  1947年10月20日,琼崖独立纵队首次代表大会在白沙红毛乡便文村召开,大会由主席团成员冯白驹、李振亚、吴克之、马白山、罗文洪5人轮流主持。

  冯白驹代表琼崖独立纵队作了《十年建军历史总结》和《党务工作总结报告》,回顾了琼崖独立纵队组织过程、战斗历程,并强调指出,在长期极端艰苦的环境中,琼崖独立纵队之所以不断成长壮大,同党中央的领导和加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分不开的,是广大指战员,尤其是许许多多共产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和流血牺牲、英勇奋斗的结果。

  “这次会议的目的是为了总结琼崖独立纵队成立以来的经验教训,提高军队作战能力和正规化水平。”谢晋颀说,冯白驹根据毛泽东军事思想,并从琼崖革命斗争实际出发,说明了解放战争中琼崖独立纵队的作战形式已从游击战向运动战(后来甚至向攻坚战)发展。

  琼崖独立纵队副司令员李振亚、吴克之,参谋长马白山分别作了《十年来我军战术发展与经验总结》《典型战斗总结》和《十年来军事管教总结报告》。

  代表们经过认真讨论,统一了认识,一致确定琼崖独立纵队今后总的奋斗方向是学会打大仗,学会结合人民,学会团结内部,学会生产,扩大与巩固自己。

  1947年10月21日,会议收到并宣读了中央军委关于将“广东省琼崖游击队独立纵队”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的电报。

  “中央军委这一决定,给琼崖广大指战员以极大的鼓舞,这是琼崖纵队史上的一件大事,标志着琼崖革命武装在长期发展中又向正规化迈进了一大步。”谢晋颀说。

  大会结束后,琼崖纵队在扩编中先后补充了大批兵员,使队伍发展至7500余人。

  “中共琼崖第五次代表大会和琼崖纵队首次代表大会,加强了党的组织和军队建设,加强了党的团结力、凝聚力和战斗力,使琼崖纵队的建设进入一个新的阶段,部队面貌焕然一新。”颜书明说,这两次会议为1948年9月至1949年7月发动秋、春、夏季三大军事攻势进行了准备,像一声嘹亮的号角,吹响琼崖革命胜利的前奏。

  (本报营根9月11日电)

  革命遗址

  琼崖纵队首次代表大会纪念馆

  琼崖纵队首次代表大会纪念馆始建于2008年,其所在地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什运乡便文村,原为琼崖纵队司令部无线电中心旧址。纪念馆以图片、文字等形式,向游客展示大会召开的前后历史。

  作为琼中“奔格内”乡村旅游红色景点之一,琼崖纵队首次代表大会纪念馆建成之后,其所在地便文村被打造成红色旅游爱国教育基地。

  (郭畅 唐咪咪辑)

  位于琼中什运乡便文村的琼崖纵队首次代表大会纪念馆。本报记者陈元才摄

  链接词条

  中共琼崖区委员会

  1947年5月9日至26日,中共琼崖第五次代表大会召开。会议根据中央指示,将中共琼崖特别委员会改称为中共琼崖区委员会,隶属中共中央和香港分局领导。通过无记名选举方式,选举了冯白驹、李明、庄田、黄康等13人为中共琼崖区委员会委员;李独清、陈克文、陈克邱等6人为候补委员。经中共中央批准,由冯白驹、李明、庄田、黄康、何浚为常委;冯白驹为书记,李明、黄康为副书记。(郭畅唐咪咪辑)

  红色人物

  黄康:挫折浇不灭革命热情

  -本报记者郭畅 见习记者唐咪咪

  1922年,一位名为黄会斋的13岁少年登上开往南洋的船只,跟随家人到马来西亚谋生。他就是当年还未改名的黄康。

  “黄会斋是海南万宁人,年幼时读过几年书,对知识充满渴望。”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党史县志办公室退休干部谢晋颀说,1925年,中国共产党选派大批知识分子到南洋地区活动,先后在槟城埠建立了党组织和共青团组织,并面向工人群体开办“醒群”“觉群”两家夜校。

  黄会斋到达马来西亚后,参加了夜校学习活动,在这里,他第一次接触到共产主义和中国共产党。受到思想洗礼,黄会斋于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以一名党员干部身份在南洋地区进行活动。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共产党组织号召部分党员干部回国参加抗日斗争,在南洋生活了9年的黄会斋回到上海参加革命,此后,他又辗转到福建省、广东省等地进行抗日斗争活动。

  1940年,黄会斋的爱人陈康荣女士被敌人俘虏,由于宁死不愿交出党支部名单,竟被敌人残忍活埋。妻子牺牲后,出生仅6个月的儿子因无人哺育不幸夭折,黄会斋的母亲也因为悲痛过度而撒手人寰。

  经历了丧妻、丧子、丧母三重打击后的他,决定把悲痛藏在心底,继续坚持抗日斗争。

  “为了纪念逝世的妻子陈康荣,黄会斋改名为黄康。”谢晋颀说。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此时,国共两党在重庆签订《双十协议》,广东区党委派黄康回琼崖传达“作好应对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的准备,并将他留在琼崖参加琼崖革命斗争的领导工作。

  当时,中共琼崖特委的电台已损坏,与中央失去了联系。黄康带着一批干部和电台技术人员回到琼崖,被切断了5年多的电信联络得以恢复。

  “黄康作为琼崖纵队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凭借着个人的斗争经验和一腔革命热血,为琼崖的解放斗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省委党史研究室一处处长林夏这样评价他。

  (本报营根9月11日电)

文明动态
文明生态村
主办单位:海南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制作维护:南海网
电话:0898-65371533 传真:65363711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4号楼 邮编570203
E-mail:hnswmb@163.com